这是湖南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《读库》是双月刊,0903也就是六月出的。这是老六(见招拆招)创办的一本独立杂志,L先生是忠实订户,从创刊起就一期不落了。老六是我很敬仰的前辈。作为出版人,我认为一是要有独立品格,二是要有手艺精神,缺一不可。老六都做到了。他从体制内挣脱出来,办自己真正喜欢的杂志,从选稿到校对到印刷到装订,胼手胝足一丝不苟,读库真正成为了有趣味又有风骨的杂志。这一期的开卷长文是《这是湖南》,讲抗战时期三湘大地从未屈服的惨烈抵抗,我不止一次热泪盈眶。“楚虽三户,亡秦必楚”,“若道中华国果亡,除非湖南人尽死。”虽然我身上并无半点湖南人血统,可我突然非常骄傲自己是个湖南人。千年古城长沙,其实基本上没有什么古代建筑遗迹,有的也多为新修,为什么?抗战中三次长沙大火已经把古迹烧了个干净。也是读
《曹刿论战》是我们的中学课文,语言本身也相对浅显,应该不必翻译了,我挑点感想说说。全文与翻译见这里: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63771.htm[1] 开篇第一句:“十年春,齐帅伐我。公将战,曹刿请见。”所谓“我”,一律指的都是孔子所在的鲁国。这句说的是,听说齐国要征伐鲁国,曹刿便去求见鲁庄公。这一个小细节,在《东周列国志》里,被改成了是别人去请曹刿出山,这个改动是大有深意的。《东周列国志》小说的作者,想把曹刿塑造成世外高人的形象,别人去请才出山。一方面,是小说对历史人物的再塑造,另一方面,秦汉以降,“统一”成为主流思想,“城邦自治”是不被提倡的,所以对这段历史,有“春秋无义战”之斥。 但是当时的曹刿恐怕不这么想。很明显,在他心目中,鲁国是自己的祖国,齐国是来侵略,所以他才挺身而出。
《七缀集》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早就知道钱先生爱显摆学问,以前只是读围城,感觉还不那么明显,读学术类文章就跃然纸上了。为讲明一个论点,钱老会罗列一大列甚至好几页证据,古今中外旁征博引的,为了满足这种显摆欲,甚至也不考虑行文的流畅与必要的裁剪了。一边读一边仿佛看见一个干瘦小老头,口袋里永远装着写满了字的或空白的小卡片。然后我就感慨钱老死得恰如其时,要是赶在了今天万事都有百度知道的时代,他老人家的形象就不一定那么高大了。但有一点我得替钱老说话,有人曾经批评他就是个资料搜集器,完全看不到自己的论点云云,这话外行了。凡是写过文章的人都知道,举哪些例子,例子的表达方式,无一不由作者的需要来决定,钱老当然有自己的观点,只是他没想到地球上后来会出现万能的孤狗大神,所以他太想让凡人们见识到他的渊博与刻苦了
求索时空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《求索时空》是从书箱里翻出来的旧书,已经蒙上了一层岁月的沧桑。谭其骧在其专业之外,尤其是年轻人中,大概属默默无闻一类,不过他有一个如今学界颇有名气的弟子葛剑雄,这书也是葛先生替自己先生编选的。历史地理学是一门“边缘”学科,综合学科,对于这门学科的门外汉而言,读一读书里的知识也就是增广见闻,外行看个热闹而已。看得出“门道”的,则是老派知识分子的风骨与耿直。对看不惯的人和事直抒胸臆,这种作风已经越来越难在现在的学人身上看到。比如谭先生写于1990年前后的《儒家思想与未来社会有关联吗?》一文,在儒学思潮复起的年代,谭先生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:全盘西化解救不了中国,儒家思想也一样!且不论观点是否绝对正确,这种学术上敢发一家之言的勇气便值得学习与赞赏。(image)
药窗诗话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《药窗诗话》是一位江南旧式文人吴藕汀的随笔,编排体例有点类似于周作人的《回想录》。我一贯爱看这种信手写来一文一题的随笔,尤其是写风土人情食物器具一类,本书中这一类文字我也读得津津有味,很能看出“钱塘自古繁华”的意趣来。也有让我愕然之处,比如对一些历史人物的臧否,不知其所从何来。如认定辛弃疾为欺世盗名甚至无恶不作之人,所有精彩词作均为刘过代笔,这个论点闻所未闻,也算惊世骇俗。不过毕竟数学术上的一家之言,同不同意且不管他,至少人人都有发表看法的权利。但全书弥漫的某种情调为我所不喜,也许作者已小心掩饰,但实在是处处不免流露出来,那就是对儿时富裕家境的夸耀。诚然高尚品味与优雅情趣非环境优渥而不可得,但一提再提生怕他人不晓,却无甚大家风范了。大概也是后半生飘零坎坷,与
蔡澜谈日本料理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《蔡澜谈日本》系列中“日本料理”一本,极好。文字质朴鲜活,不是真心喜爱美食及在吃道上潜心数十年断写不出来,尤喜其不掉书袋,港人优点之一。看到评论中有人批评写得太浅太粗,这倒真是“甲之熊掌乙之砒霜”了;还有人批编者陈子善全无章法,我倒觉得章法亦即窠臼。在日本吃鱼生,必会在刺身旁摆上渍姜与紫苏叶,这绝不是用来摆着看,而是要一起嚼下去辟腥驱寒的,所谓相生相克相辅相成,食道亦然。日本从古代中国把这些学了回去,如今要找这些自己老祖宗的东西,得去异国了。他日有钱有闲,必将携此书上日本寻美食去也。(image)
一个人漂泊的日子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高木直子的书我总是会买来看,因为她总是能打动我。《150CM LIFE》,小矮个的五味杂陈;《一个人住第五年》,那些彷徨和无法言说的忧伤;《一个人上东京》、《一个人漂泊的日子》,独自离家的奋斗……我总能在她书中找到自己的影子。《一个人漂泊的日子》集中写她为了成为插画家而在东京打散工的经历,看她打各种各样有点怪又有点好笑的零工(抽奖服务生、电话销售员、浴衣设计师),在那样不知未来在何方的惴惴不安里坚持着梦想,常常有逗趣的细节,再想一想又几乎要流下泪来。就是这种含笑的忧伤吸引着我一直买她的书吧,这本还未完待续,我想我会坚持买下去。(image)
出版界奇观:《新文学的传统》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出版界的奇观了,我还以为以方框框来代替已删除的文字继《废都》以后已经绝迹了呢(何况《废都》的方框还多半是一种炒作的手段)。当我翻开这本夏志清的《新文学的传统》,没翻两页就看到一排方框时,愣了一下,见下面有个编者注“代表此处删去了文字”,我还琢磨,是作者删还是编者删?再翻几页,见方框触目皆是,于是了然。 因为这些方框,这本书我看了十来页便罢手了。现在找一本港台全本的书那么容易,我将来也未必见得有时间与耐性逐字去对,找出被删过的文字来,还是下次看全本罢。 (image)
古文观止:季梁谏追楚师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楚武王侵随,使薳章求成焉,军于瑕以待之。随人使少师董成。 斗伯比言于楚子曰:“吾不得志于汉东也,我则使然。我张吾三军,而被吾甲兵,以武临之,彼则惧而协以谋我,故难间也。汉东之国,随为大。随张,必弃小国。小国离,楚之利也。少师侈,请羸师以张之。”熊率且比曰:“季梁在,何益?”斗伯比曰:“以为后图,少师得其君。”王毁军而纳少师。 少师归,请追楚师。随侯将许之。季梁止之曰:“天方授楚,楚之羸,其诱我也,君何急焉?臣闻小之能敌大也,小道大淫。所谓道,忠于民而信于神也。上思利民,忠也;祝史正辞,信也。今民馁而君逞欲,祝史矫举以祭,臣不知其可也。”公曰:“吾牲牷肥腯,粢盛丰备,何则不信?”对曰:“夫民,神之主也,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致力于神。故奉牲以告曰‘博硕肥腯’
《出土文物二三事》之二三片断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朋友于旧书店购得郭沫若1972年8月初版《出土文物二三事》一册,定价0.29元,现价十元(我见孔夫子上索价只五元)。友人语我,有两点值得注意,一是书前所摘为列宁语录,而非毛泽东语录;二是书后所附图片,印刷虽不精美,但文图并茂,有资料留存意义。(image)(image) 全书第一篇是出土于一座新疆唐墓中一名年仅12岁的私塾学生卜天寿所作论语抄本后的诗词杂录,诗后有标注年月,为唐景龙四年,即唐中宗在位期间。小卜天寿有一首大作:写书今日了,先生莫咸池(嫌迟)。明朝是贾(假)日,早放学生归。调皮伶俐,与今天的小孩,别无二致。伯(百)鸟头(投)林宿,各各觅高支(枝)。五更分散去,苦落(乐)不想(相)知。此首当是录民间旧诗,老气横秋又别字百出,令人解颐。郭沫若一番考证后,以下文结尾: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

ahen9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